枳叶掩路

乱七八糟 什么都有

一份关于薛晓的个人观点

说说我个人对薛→晓的理解。
仅个人意见。
薛洋从幼时起就没有收到过别人的爱。
他的世界是黑暗的,是充盈着恶意的。
而晓星尘像是他人生中突然出现的一束光,让他感到刺目同时又有着好奇。
久而久之,他对光产生了强烈的依恋与爱。
这让他想要留住晓星尘,但这份想让他这么做的感情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没有被爱过,也不知道怎么去爱。
所以他把这份情感理解为他更熟悉的恨与厌恶。
他也不知道如何去留住这束光,他未见过如此光明的事物,他就像一头懵懂的幼兽,想着只要让对方变得跟自己世界中其他事物一样,他就可以留住他了。
他明白这会让晓星尘痛苦,但是没关系,因为他恨他。
可晓星尘最后会死,这是他没有想过的。
一切都脱离了他的预想。
他的光离开了,他的世界又漆黑一片了。
一个已经熟悉光亮的人,回归黑暗后是什么也看不到的。
他开始迷茫,开始慌乱,甚至是感到恐惧。
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他的光没了。

肚子疼

#孙翔第一人称
一手放在肚子上,郁闷地垮下脸。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突然肚子有些疼,虽然不算很严重但也不是想忽视就忽视的。
训练结束后才开始,还真会挑时候。愤愤想着。
回宿舍楼的路上,最近气温低得厉害,风呼啸而过带来刺骨的冰冷,缩缩脖子,伸手把围巾拉过鼻尖,但双耳还是冻得通红。只好加快脚步向目的地走去。
去医务室也不是不可以,但还要换条更远的路。副队看着就是一脸什么药都有的样子,干脆去他那要两片药好了,说不定还能蹭到一杯暖心热饮。回想着上次副队给的味道不错的奶茶,咂了咂嘴。
走到副队房间前,伴有些催促意味地敲门。
门开了。
“副队你有没有那种治肚子疼得药,肚子疼死了,跟要堕胎了一样。”话就这么一连串地嚷了出来,为自己生动的比喻点了个赞。
“什么——?!小翔你要堕胎??”副队房里传来一阵嚷嚷声,这才发现里面挤了一堆人。
“你们聚一块玩不带我啊?”有些气恼,任谁被组团忽视都会生气的好不好。
“没有,吴启刚刚拉着扑腾的杜明就往这赶,被其他队友听到了就围过来凑热闹,你不在所以不知道。”副队笑着解释“你肚子疼?”
目光在屋内人群中绕过一圈,看到周泽楷。没想到他也是那种爱凑热闹的人,真闷骚。
“是啊,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刚刚才开始。”
“可能真的是怀孕了吧?”“小翔你过来,让我摸摸新生命的律动。”
“杜明你信不信我让你感受脸上的疼痛!?”半威胁意味的开口,因为肚子疼,一心只想回房间趴着。接过副队递来的药就退出房间回去。
回到房间,门还没关上多久便被敲开。
“靠,谁啊?”不满意刚刚回屋吃了药还没爬上床就又要去开门,嘟嘟囔囔的。
传动门把,打开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周泽楷。
心里早就猜到他要来干什么,喜滋滋的,还算有良心嘛。
但挑了挑眉,嘴上还是问了一声“有什么事啊?”
对方听到也没立刻回答。揽着自己坐在床上。“药?”
“吃了吃了。”倚在对方身上,闭上眼。感受到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还以为他要帮自己揉揉,满意的勾起嘴角。
......
过了一会,对方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安静的放在上面。
“干嘛啊你?”
“几个月了?”
“啥?”
“宝宝。”
“......周泽楷你有病吧你!!?”作势要挣扎起来打他。“没有那东西,你想要你找个女朋友去!”
看到对方似是无奈的笑容就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的身子被对方按下。
“玩笑。只要你。”
“这还差不多,我肚子疼你赶紧帮我揉揉。”干脆躺在对方腿上。
“好。”感受对方俯下身在自己嘴边印下一个吻,温暖的气息洒在脸上。手按在自己的腹部轻轻揉按。
望着对方的面孔,抬起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对方有些长的发丝。场景静谧美好。
偶尔肚子疼一次也不错嘛。如此想着。

周江A-Z(下)

私设有

人物属虫爹 OOC我的

小甜饼被我吃啦

上文A-L链接:http://zhiyeyanlu.lofter.com/post/1ece5520_f30fe84

端午安康w

——————————————————————————

M–muffled围巾

“唔...好像是有点长,那只好下次注意啦...”江波涛把围巾围在周泽楷脖子上,看了看,有些丧气的。

“...”周泽楷将围巾扯了扯,将出来扯长的一段围在江波涛脖子上。

“刚好。”

N–nightmare噩梦

江波涛整理完战队资料,伸了个懒腰,收拾了一下开始向宿舍楼走去,突然感到左肩一沉,回头一看,只看到周泽楷的标准笑脸。

“是小周啊...你怎么会...”,刚想询问对方为什么在这里却被打断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吗?”周泽楷顺势揽住了他的肩,“当然是来找你啦,你说天这么黑,万一有个劫匪跳出来多吓人啊,虽然这里出现劫匪歹徒的可能性为零吧,但还是要自己出来看看才放心啊,毕竟小江你长得这么清秀,万一被当成女孩子,那多可怜啊,说到可怜,我今天好可怜的,被他们拉过来拉过去的拍广告,饭都没好好吃的,本来还想顺路找点宵夜吃的,可是万一变胖了怎么办,我这么好的身材...啊!”

周泽楷走着走着,突然踏进了一个洞里,掉了下去...

“!!!”江波涛倏地一下坐起来,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原来是个梦啊”

“嗯?”周泽楷被江波涛的动作吵醒,询问了一声带着一些鼻音。

“没事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江波涛回想了一下那个噩梦,竟然还有点想笑。

“我在。”周泽楷环过他,蹭了蹭他的颈窝,支吾了一声。

“嗯。”

这次,一夜无梦。

O–opponent对手

发丝随着气流上下纷飞,刀剑相交,火光迸出,术士低声吟唱,布下一个个阵术与牧师十字架发出的圣洁白光相交映,银色的星辰自天洒落透过法阵的光辉,伴随着银瓶乍破的清脆,暗红色岩浆在地面翻滚宛如一朵朵妖冶的血色蔷薇。魔剑士借着炮火的掩护在药剂中穿梭冲向敌手,却不想几枚子弹穿过炮火尖啸着自身侧射来,堪堪躲过,却让脸上渗出了一丝血痕。

“自家队长果然厉害啊..。”

“不过这次,”飞速吟唱电光迸出,笼罩着的确实另一个方向的敌方狂剑士,几乎同时向斜后方翻滚躲入炮火中。

“我们可是对手。”

P–pendant挂坠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手机是一模一样的,经常拿错手机也是无可避免的。虽然两个人都不怎么介意吧,但还是多少有些不方便的地方。于是两人合计了一下找了两个挂坠挂上。

于是有了带着无浪吊坠的周泽楷手机和带着一枪穿云吊坠的江波涛手机。

Q–quarrel争吵

争吵,大大小小的争吵几乎是每一对情侣间都会有的事,有些情侣甚至把它们当做是生活中的调味剂。

那么。

“别开玩笑了,你跟小周吵一个试试?”

R–restraint克制

“小周...明天还有比赛...”

“...好。”

S–shirt衬衫

“欸副队,换衬衫了?不过有点眼熟啊...”

“嗯,其他的都脏了,于是就拿了一件你们队长的。”

“……”

“小明!把我的导盲犬牵过来!”

T–tire疲劳

——荣耀第十三赛季总决赛 轮回主场

“砰”最后一枚子弹射出,清空了对手的血条。

屏幕上闪现出带着金色光辉的“荣耀”。

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呐喊声,充斥着整个会场。

赢了!又一次赢了。

周泽楷被队员们紧紧拥住,衣服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谁蹭上去的泪水。

太不容易了,真的。周泽楷看着自己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完全使不上力气。

是时候了。

下台回到休息区后,他就看到了向他走来的江波涛,他快步走过去,扑在江波涛的身上。

“累了?”江波涛回抱住他,在他的背上拍了拍。“累了就休息吧。”

“嗯。”

我将会是你的四面八方。

U–uprise起床

周泽楷有些起床气,平时训练日时还好,但如果在假期把他叫起来就有些困难了。

“小周?”

“……”

“小周快起来,这样下去会睡傻的。”

“……”

“小周你再不起来早餐就要被我吃光了哦?”

“……”

“周泽楷小同志?”

“……”

江波涛有些无奈的看着被千呼万唤但还是不肯起来的周泽楷,想了想还有些温热的早餐,弯下腰去伸手捏住他的鼻子,凑近用口封住了对方的。

两秒钟之后,江波涛松开手准备离开,结果不出意料的被人一把拉了回去,加深了刚刚那个吻。

一吻过后,江波涛面色微红,看着已经睁开眼的周泽楷,笑容带上了一丝狡黠。

“再不起床饭就要凉了哦。”

V–version翻译

江波涛——周泽楷指定翻译机。

W–whisht嘘

一次轮回集体外出,中间有段路要做大巴车过去。

本来睡眠就有点不足的江波涛,经过一路颠簸就靠着周泽楷睡了过去。

坐在前面聊得热火朝天的吴启和杜明突然感到背后一阵悚然,回头一看,就看到周泽楷在盯着他们。

“嘘。”

X–xerophyte旱生植物

“小周,这株是喜旱的,不需要那么多水...”

江波涛捧着一盆叶片已经发黄的多肉,思考着怎么救活它。

Y–your你的

“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周泽楷吻了吻手上的黑色骨戒,又想起了江波涛答应他时说的话。那时,他们还年轻。

时光啊,你为何不能慢点。

Z–zero零

记得有人说过,周泽楷与江波涛就好比伯牙与子期。

老人淡淡笑了笑,还真是一样啊。

子期长逝,伯牙绝弦,此间再无人能够听到那时宛如天籁一般的高山流水,也更无人能道出其间含义。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来看鬼片吧

来看鬼片吧

非CP向

01.

叶修&方锐

“呵,这种小姑娘害怕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哈哈哈哈,真是笑,笑死我了,老叶你还真,真有脸说啊。你烟都,都拿倒了比知道吗。”

“方点心,你也好不到哪去啊,都结巴了啧啧。”

“闭,闭嘴,你有本事把头转过来啊!”

02.

黄少天&喻文州

“队长队长队长你看这主角多傻啊,我说就连旁边那个僵尸都比他聪明,哎呦卧槽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怎么突然就暴血了呢,这主角也是厉害,他往哪里去哪里就有僵尸,这脸简直比叶不修还嘲讽啊,队长你说是不是是不是,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啊啊啊啊啊啊!!!这东西怎么这么恶心啊,它还在爬,它怎么还在爬,这不符合科学常识啊!哦对这片子本来就没有科学。这电锯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即使是没有科学这也太不科学了点吧,哦哦哦银光落刃吗!从头被切开了!好疼好疼好疼!虽然僵尸好像是不会痛的,看着这一地东西我又想起来今天早上吃的蛋黄酱和番茄酱了,不行我有点恶心,啊啊啊!!!哎呦我的小心脏,队长你干嘛忽然打我啊,人吓人吓死人啊......”


喻文州表示被黄少天吵得根本没法看电影。

03.

张新杰&王杰希

拿着纸笔根据之前观察剧情得来的规律以及导演与观众双方的心理,仔细推理出下一个僵尸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根据主角的心理他应该会向第二个房间里跑,之后根据镜头的转移,如果是紧跟着主角移动的话,左下角会出现一个盲点,从这里出现僵尸刚好可以起到惊吓作用。”

“嗯...这间房间的右边是阴面,阴气会更重些,而柜子后面如果好好处理的话也会起到一个盲点的作用,所以在右面柜子后冒出来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

04.

孙翔&周泽楷

“诶周泽楷,你有没有觉得这主角太幸福了点啊,身边那么多妹子,不仅长得好看,而且个个波涛汹涌。等等,波涛汹涌,波涛,汹涌,江波涛,汹涌。江波涛汹涌!哈哈哈江波涛汹涌!笑死我了。”

“噗。”

“不准告诉江波涛啊,不然有你好看。”

“好。”

  ......

“卧槽,这些妹子十个怎么有九个都是鬼,这主角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

“你是不是害怕了啊,胆子好小啊你,还荣耀第一人呢,怕的话就别看了,看你吓的连话都没敢说了。”

“没。”好烦。

05.

唐昊&肖时钦

“嗷!”一声尖利的嚎叫伴随着的是一颗血肉模糊的,毛发半脱不落的头颅及飞溅的血浆出现在屏幕上,加上阴暗的灯光,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肖时钦下意识的想把沙发上的抱枕抓过来,手一伸,却抓了个空。

转头一看,原来唐昊已经将抱枕抓了过去,抱得死紧。

唐昊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转头回望过去,仰起下巴,嘴角稍微有些抽搐,大概是想扯出一个轻蔑的笑容,但显然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怎么,害怕了?年纪大了连这种承受能力都没有了?”

“呵呵......”到底是年轻人啊。

今天的肖时钦也在一如既往的思考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一些熊孩子。

06.

李轩&张佳乐

“李轩。”

“恩?”

“你...怕鬼吗?”

“开玩笑!我可是虚空双鬼之一!”

“那你...能不能把手送开......”张佳乐龇牙咧嘴地指了指自己的胳膊。

“抱歉抱歉。那,张佳乐前辈怕不怕鬼啊?”

“小同志你可真会讲笑话,你前辈我从小到大什么事没遇到过,早就习惯了!”

“这样啊...”

......

“前辈,你看看我。”

“啊,啊?”

张佳乐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张煞白的脸,两只眼睛睁得很大,脸上的笑容在白色手电筒的照射下多了不止一点点的诡异。

“......”张佳乐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的爆米花就这样交代在了李轩的脸上。

“前辈你不是说不怕鬼的吗...。”

“你懂什么!这叫“‘百花式打鬼’,专打你这种恶鬼!”

“......”


周江A-Z(上)

人物属虫爹,OOC算我

总之就是一些小甜饼啦

私设有

那么,正文开始
——————————————————————————————
A-alarm 闹钟
“嗯......”被闹钟声吵醒的江波涛睡眼惺忪,刚想把闹钟关掉之后去准备早餐,下一秒却被一只手拽了回去,搂紧,身后的人在他脖颈间蹭了蹭后,腾出一只手将闹钟拍到了地上。
“噗,早安啊小周。”
B-berry 浆果
江波涛很喜欢吃浆果,即使周泽楷对这种东西没什么感觉但家里还是不会缺了浆果。
有一次江波涛正在客厅一边看书一边吃浆果,周泽楷刚好抱着一堆东西向他那边走了过去,江波涛看到了便举起手里的果子问他吃不吃。
周泽楷摇了摇头。于是江波涛将手收了回来准备继续看书。忽然一片阴影挡住了他的光线,江波涛抬头看了看,刚好看到了那张放大了的周泽楷的脸。
周泽楷伸出舌头在他的嘴角舔了舔,舔去了沾在他嘴角的汁液。
“这个,好。”
C-collarbone锁骨
周泽楷有一对很精致的锁骨,或者说,完美,嵌在白玉似的皮肤下。江波涛看了看莫名有些小嫉妒,但更多的是想在上面咬上两口,但理智及时的阻止了他。
周泽楷看江波涛一直在盯着他看不免觉得有些疑惑,但江波涛只是笑了笑告诉他没什么。周泽楷孩子气的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凑到江波涛那边将他揽入怀中,开启了只有江波涛才会见到的“周泽楷の撒娇”。
江波涛早就习惯了这突如其来的撒娇,轻轻回抱着他,嗅着他颈间独一无二的清香,像是被鬼迷了心窍,在周泽楷的锁骨上咬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颤动和周泽楷脸上的两抹红晕。看得江波涛又坏心眼的在上面舔了两下。
事后,江波涛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趴在床上挺尸了一整天。
D-deifance挑战
趁着假期,周江二人久违的去了一次游乐场。把计划上的游戏都玩过一遍后,周泽楷盯着一个射击项目发起了呆,过了一会儿,江波涛扛着一大个毛绒熊跟周泽楷一齐往前走。
走着走着江波涛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对周泽楷说:
“枪王,我要挑战你。”
周泽楷有些不解的回头,看着江波涛略显严肃的脸,以为他要回去。但江波涛并没有动,只是看着他,冲他举起了一只手,握成枪状,眯起左眼。
“砰。”江波涛严肃的喊完这一声后随即笑了出来。“请问枪王大大我射中了没有?”
“嗯。”周泽楷听后也笑了起来,还装样子捂住了胸口。
“那么小周你就是我的了哦?”
“一直。”
E-elf小鬼
周泽楷小时候经常会把东西弄丢,周母有时候就会接机吓唬他说:“泽楷的东西是被小鬼偷走了哦,因为泽楷现在还太小了,没办法把小鬼打跑,所以泽楷现在要好好吃饭,快点长大,等你长大了,小鬼就不敢来抢走你喜欢的东西了哦。”
这一番话曾一度让周泽楷小小的童年充满了阴影。
不过现在。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江波涛的侧颜。
再也不会了。
F-filler填装者
周泽楷因为性格等原因,虽然人很温和,但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可以亲密无间的人。
直到江波涛的出现。
你是我生命的填装者。
G-groan哼声
周泽楷喜欢听江波涛的哼声。
各种意义上的。
H-heartbeat心跳
“啊...小周,你把手松开好不好...有点疼。”
双手被人紧紧束缚住的感觉并不是很好,江波涛试图挣扎开,奈何力量上的差距,结果总是不尽人意,只好开口求饶。结果身后的那人好像没听见一样,只是手上的力气小了一点。
“热...”此时的周泽楷就像一个暖炉一样,身上热的惊人,再加上空间本就狭小,江波涛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点细密的汗珠,脸颊上泛起了几丝嫣红。他难耐的动了动身子,想要挤出一点空隙来,但他这样做的结果只是让身后那人贴得更近,近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噗通,噗通。”像是世界上最美的节奏。
“我帮你。”周泽楷将下巴垫在了江波涛的颈窝,在他耳边轻声说,同时双手用劲带着江波涛的双手向下压。
“不,小周,真的不用。”周泽楷这一举动弄得江波涛有些慌乱,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周泽楷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我行我素。
......
最后,江波涛抬眼看了下挂钟,叹了口气:
“小周,揉面这件事我自己是可以的,为了今天晚上我们都可以有饭吃,还请你出去,不然后果可是要自负的哦。”
“你打不过。”
............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带着一张全是面粉的脸回到了客厅,委屈成球。
I-illusion错觉
周泽楷不喜欢吃胡萝卜,但江波涛每次去食堂点餐的时候都会给他点上一份,美其名曰:为了能更好的打荣耀,保护身体,多吃这点胡萝卜又能怎样。
周泽楷看着自己满盘的胡萝卜,他能怎么样,他也很绝望啊。
有一次在吃饭时江波涛临时离开了一会,回来时发现自己盘里的胡萝卜好像多了些,问了问同桌的几名队员也都摇着头说不知道。
“错觉。”周泽楷说。
J-jealousy猜忌
猜忌是人与人交往之间最忌讳的,但偏偏大多数人都会有,周江二人也不例外。
“小周你刚刚是不是又把胡萝卜夹到我盘子里了?”
“没。”
K-kiss亲吻
“诶诶诶!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刚一进休息室的门就听见了杜明的嚷声。
“什么节啊?”轮回众问。
“亲吻节啊!多么令人激动的日子!”
“这有什么好激动的,你再激动,人家兴欣也离这十万八千里呢,再说了,就算就在旁边,人唐柔妹子也不会来亲你的。不如委屈委屈吴起亲你口?”
吴起也不含糊,委屈委屈的给了杜明一个飞吻。
“噫!拉倒吧你,看吧我恶心的。”杜明装模作样的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众人哈哈一笑后也就去各忙各的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周江二人并排走着,江波涛一直在向四周看,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过了一会,忽然唤了声,“小周。” “嗯?”周泽楷闻声回过头却看到江波涛迅速向他凑近的脸。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节日快乐哦。”
L-lot抽签
在轮回的一次对内活动中,江波涛输了游戏,要抽签抽取惩罚。
“穿一晚上的连衣裙,知道第二天凌晨。”
“治队不严留下的恶果啊...”江波涛感慨了一句但还是乖乖的去换了衣服。
江波涛体型本来就属于中等,算不上瘦弱但也绝对算不上壮硕。多年的宅男生活又给捂出了一身白细的皮肤,再加上清秀的面容,套上连衣裙后自是引来了一阵唏嘘声。
“江。”
“嗯?”本来在威逼利诱队员们不要把这件事外传的江波涛闻声便转过身去看他。
可谁知自己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一个举着手机的小周!
...... “小周我们把照片删了好不好..。”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