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叶掩路

乱七八糟 什么都有

周江A-Z(下)

私设有

人物属虫爹 OOC我的

小甜饼被我吃啦

上文A-L链接:http://zhiyeyanlu.lofter.com/post/1ece5520_f30fe84

端午安康w

——————————————————————————

M–muffled围巾

“唔...好像是有点长,那只好下次注意啦...”江波涛把围巾围在周泽楷脖子上,看了看,有些丧气的。

“...”周泽楷将围巾扯了扯,将出来扯长的一段围在江波涛脖子上。

“刚好。”

N–nightmare噩梦

江波涛整理完战队资料,伸了个懒腰,收拾了一下开始向宿舍楼走去,突然感到左肩一沉,回头一看,只看到周泽楷的标准笑脸。

“是小周啊...你怎么会...”,刚想询问对方为什么在这里却被打断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吗?”周泽楷顺势揽住了他的肩,“当然是来找你啦,你说天这么黑,万一有个劫匪跳出来多吓人啊,虽然这里出现劫匪歹徒的可能性为零吧,但还是要自己出来看看才放心啊,毕竟小江你长得这么清秀,万一被当成女孩子,那多可怜啊,说到可怜,我今天好可怜的,被他们拉过来拉过去的拍广告,饭都没好好吃的,本来还想顺路找点宵夜吃的,可是万一变胖了怎么办,我这么好的身材...啊!”

周泽楷走着走着,突然踏进了一个洞里,掉了下去...

“!!!”江波涛倏地一下坐起来,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原来是个梦啊”

“嗯?”周泽楷被江波涛的动作吵醒,询问了一声带着一些鼻音。

“没事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江波涛回想了一下那个噩梦,竟然还有点想笑。

“我在。”周泽楷环过他,蹭了蹭他的颈窝,支吾了一声。

“嗯。”

这次,一夜无梦。

O–opponent对手

发丝随着气流上下纷飞,刀剑相交,火光迸出,术士低声吟唱,布下一个个阵术与牧师十字架发出的圣洁白光相交映,银色的星辰自天洒落透过法阵的光辉,伴随着银瓶乍破的清脆,暗红色岩浆在地面翻滚宛如一朵朵妖冶的血色蔷薇。魔剑士借着炮火的掩护在药剂中穿梭冲向敌手,却不想几枚子弹穿过炮火尖啸着自身侧射来,堪堪躲过,却让脸上渗出了一丝血痕。

“自家队长果然厉害啊..。”

“不过这次,”飞速吟唱电光迸出,笼罩着的确实另一个方向的敌方狂剑士,几乎同时向斜后方翻滚躲入炮火中。

“我们可是对手。”

P–pendant挂坠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手机是一模一样的,经常拿错手机也是无可避免的。虽然两个人都不怎么介意吧,但还是多少有些不方便的地方。于是两人合计了一下找了两个挂坠挂上。

于是有了带着无浪吊坠的周泽楷手机和带着一枪穿云吊坠的江波涛手机。

Q–quarrel争吵

争吵,大大小小的争吵几乎是每一对情侣间都会有的事,有些情侣甚至把它们当做是生活中的调味剂。

那么。

“别开玩笑了,你跟小周吵一个试试?”

R–restraint克制

“小周...明天还有比赛...”

“...好。”

S–shirt衬衫

“欸副队,换衬衫了?不过有点眼熟啊...”

“嗯,其他的都脏了,于是就拿了一件你们队长的。”

“……”

“小明!把我的导盲犬牵过来!”

T–tire疲劳

——荣耀第十三赛季总决赛 轮回主场

“砰”最后一枚子弹射出,清空了对手的血条。

屏幕上闪现出带着金色光辉的“荣耀”。

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呐喊声,充斥着整个会场。

赢了!又一次赢了。

周泽楷被队员们紧紧拥住,衣服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谁蹭上去的泪水。

太不容易了,真的。周泽楷看着自己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完全使不上力气。

是时候了。

下台回到休息区后,他就看到了向他走来的江波涛,他快步走过去,扑在江波涛的身上。

“累了?”江波涛回抱住他,在他的背上拍了拍。“累了就休息吧。”

“嗯。”

我将会是你的四面八方。

U–uprise起床

周泽楷有些起床气,平时训练日时还好,但如果在假期把他叫起来就有些困难了。

“小周?”

“……”

“小周快起来,这样下去会睡傻的。”

“……”

“小周你再不起来早餐就要被我吃光了哦?”

“……”

“周泽楷小同志?”

“……”

江波涛有些无奈的看着被千呼万唤但还是不肯起来的周泽楷,想了想还有些温热的早餐,弯下腰去伸手捏住他的鼻子,凑近用口封住了对方的。

两秒钟之后,江波涛松开手准备离开,结果不出意料的被人一把拉了回去,加深了刚刚那个吻。

一吻过后,江波涛面色微红,看着已经睁开眼的周泽楷,笑容带上了一丝狡黠。

“再不起床饭就要凉了哦。”

V–version翻译

江波涛——周泽楷指定翻译机。

W–whisht嘘

一次轮回集体外出,中间有段路要做大巴车过去。

本来睡眠就有点不足的江波涛,经过一路颠簸就靠着周泽楷睡了过去。

坐在前面聊得热火朝天的吴启和杜明突然感到背后一阵悚然,回头一看,就看到周泽楷在盯着他们。

“嘘。”

X–xerophyte旱生植物

“小周,这株是喜旱的,不需要那么多水...”

江波涛捧着一盆叶片已经发黄的多肉,思考着怎么救活它。

Y–your你的

“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周泽楷吻了吻手上的黑色骨戒,又想起了江波涛答应他时说的话。那时,他们还年轻。

时光啊,你为何不能慢点。

Z–zero零

记得有人说过,周泽楷与江波涛就好比伯牙与子期。

老人淡淡笑了笑,还真是一样啊。

子期长逝,伯牙绝弦,此间再无人能够听到那时宛如天籁一般的高山流水,也更无人能道出其间含义。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评论

热度(32)